成功案例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  • 55年塞罕壩蓄木成海
  •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21-12-08点击率:
  •   55年來,一代又一代林場幹部職工以改善生態、造福京津為己任,在極其惡劣的自然環境下造出了世界面積最大的人工林,創造了生態文明建設的奇跡。

      對於創造這一奇跡的塞罕壩造林人,燕趙都市報曾大篇幅進行報道。2007年,塞罕壩造林人當選本報“感動河北”人物群體。2014年,塞罕壩造林人被中央宣傳部授予“時代楷模”榮譽稱號。

      今明兩天,燕趙都市報將連續刊發長篇報道《塞罕壩嘆》,再次講述半個多世紀裏三代塞罕壩造林人的感人事跡。

      如今,塞罕壩在大家眼裏,是一個林木茂盛、鳥語花香、生態優良的風景名勝區。然而,很多人或許不知道,塞罕壩,這個蒙漢混合語意為“美麗的高嶺”的地方,112萬畝林海傾注了三代造林人55年的心血。

      清代末期之前,這裡因為草木豐茂成為清王朝木蘭秋獮的皇家獵場。隨著清王朝的衰弱,清末開始,塞罕壩開圍放墾,森林植被遭到嚴重破壞,之後又遭受日本侵略者的掠奪性採伐。到新中國成立初期,塞罕壩原始森林、成片的草場已蕩然無存,美麗的高嶺變成了塞外荒原。

      由於塞罕壩地處內蒙古高原渾善達克沙漠南緣,這片綠色一旦消逝,不斷移動的沙丘就可能如猛虎般自壩上地區南下,防風固沙、植樹披綠就成了遏制生態危機的必然選擇。

      彼時的塞罕壩,黃沙肆虐,全年無霜期僅有60多天。在這樣一個地方植樹造林,在不少人看來簡直是“天方夜譚”。

      但隨著一個人的到來並苦苦探尋,塞罕壩植樹造林的“天方夜譚”找到了可以實現的依據。

      1961年10月,時任林業部國營林場管理總局副局長的劉琨帶領技術人員,冒著-40℃的高寒,在人跡罕至的塞罕壩搜尋著林木生存的痕跡。在北曼甸上,他們見到了一棵迎風而立的落葉松,找到了高寒壩上可以造林的科學例證。

      1962年,來自全國19個省(市)的127名大、中專畢業生和242名工人,滿懷著青春激情,在誓將荒原變綠洲的使命的召喚下,來到了這片陌生的荒漠上。

      1962年9月,趙振宇剛剛從承德農校畢業,就馬不停蹄地來到塞罕壩。儘管是承德本地人,但當時的塞罕壩對他來説,完全是另外一個世界。

      “當時感覺這裡和承德完全不一樣,上壩的第一印像是滿目荒涼:一沒樹,二沒人。”趙振宇老人回憶説。

      “天當床,地當房,草灘窩子做工房。”塞罕壩最初的建設者們並無固定住所,他們住在自己動手搭建的牛頂架窩棚、馬架子裏,有的人甚至在沼澤地挖草坯蓋“幹打壘”,或隨山就勢挖地窨子住。

      冬天,早上起來,被子四週和頭髮上會結一層白霜。一日三餐啃窩頭、喝雪水,甚至吃鹽水泡炒黃豆。春天,壩上雨水少,風沙多,由於勞動強度大,汗水順著臉往下淌,一天下來都成了泥人。最難的就是冰天雪地的嚴冬,最低氣溫零下四十多攝氏度,滴水成冰,寒風刺骨,每天巡山幾十公里,晚上歸來棉衣變成了冰甲,棉鞋凍成了冰鞋,走起路來嘩嘩響。

      據塞罕壩林場的老職工介紹,當時塞罕壩沒有人工林,只在陰坡上長著些不成片的白樺、雲杉和山楊,陽坡和平坦地上幾乎一片荒涼。建場之初,當時的國家林業部要求在20年左右把150萬畝的土地全部綠化,其中要造林100多萬畝,這就意味著20年裏每年要造林5萬畝左右。

      而在氣候條件惡劣的壩上,最初只能在每年“五一”前後的半個月時間內造林,每天指標是造林2000畝,大家被分為10個作業組,每組10多人。

      春季用機械造林時,白天氣溫在七八攝氏度左右,夜間會降到零下一二攝氏度,植苗機兩個人負責,先把樹苗逐棵過一遍泥漿,然後再放到植苗機上,讓機器自動投放;後面兩個人,用腳把栽下的樹苗根部周圍踩實。每台機械配兩個機組,晝夜輪流作業,人歇機械不歇。

      相比機械造林,人工植樹要辛苦很多。5月的天氣,大家經常要冒著風雪作業,挖樹坑時,往往地表層剛剛解凍,下面的土層還凍得結結實實,一鍬下去如同鏟到石頭上,每個人的手都磨出血泡。

      “啃窩頭、喝冷水、住馬架子、睡窩棚,以苦為榮,以苦為樂。”林場老職工這樣總結那段歲月。林場第一任副場長王福明曾寫過一首打油詩:“渴飲溝河水,饑食黑面。白天忙作業,夜宿草窩間。雨雪來查鋪,鳥獸繞我眠。勁風揚飛沙,嚴霜鑲被邊……”

      如今,在塞罕壩紀念館,陳列著當年林場職工穿過的“氈疙瘩”。在寒冷的天氣裏,工人們在野外作業時,腳上先穿上一雙鞋,外面再套上“氈疙瘩”以防腳被凍傷。夏天,穿的是用生牛皮做的鞋子,防雨防潮,便於在泥濘中乾活。人工栽樹用的工具更簡單,一個普通的小水桶,一把植樹小鐵鍬。

      由於條件艱苦,許多創業者們都落下了胃病、關節炎、類風濕等疾病。但每當他們看到自己當年栽下的樹苗已長成參天大樹,那份自豪和欣慰就成為緩解病痛的良藥。

      據統計,經過三代造林人55年的努力,昔日荒涼的塞罕壩,森林覆蓋率由建場初期的11%增加到目前的80%,已經出現面積達112萬畝的世界最大人工林,林木總蓄積量1012萬立方米,以佔河北2%的林地面積,培育了全省10%的森林蓄積,每年為京津地區凈化輸送清潔淡水1.37億立方米,固碳74.7萬噸,釋放氧氣54.5萬噸。如果將塞罕壩112萬畝樹木排成行,可繞地球赤道12圈。

      面對茫茫林海,不少人認為,塞罕壩林場如今足可依靠良好的生態環境,吸引八方遊客,坐享植樹造林帶來的“生態紅利”。但只要你走近林場就會發現,造林人的綠色夢想從未止步。

      塞罕壩機械林場總場場長劉海瑩表示,老一輩造林人給社會留下了寶貴的資源,作為新一代造林人,他們一定會倍加珍惜,資源培育和管護仍是林場的頭等任務。

      近些年,塞罕壩開始在礫石陽坡、沙化地塊等作業難度大的地塊開展攻堅造林,每畝地造林投資要上千元,而國家項目投入只有300元,資金缺口巨大。塞罕壩人沒有“等、靠、要”,而是繼續發揚艱苦奮鬥、甘於奉獻的精神,靠自我發展解決資金難題。2016年,林場共完成造林3.82萬畝,其中,石質荒山攻堅造林1.24萬畝。按照規劃,力爭用一兩年時間,塞罕壩機械林場將全面完成場內石質荒山的綠化任務,使森林覆蓋率達到86%的飽和水準。

      據介紹,林場依託壩上風力資源,利用石質荒山等場地為發展風電提供場所;以建設綠化苗木基地為重點,培育多品種、多梯度的綠化苗木;利用林下土地資源和林蔭優勢,發展林下種植、養殖等立體複合生産經營模式;通過職工出資、林場出讓森林景觀經營權,成立生態旅遊股份制公司,把森林旅遊産業做精、做強。這幾項的收入如今已突破億元大關,佔林場營林總收入的60%。

      同時,從2012年開始,塞罕壩林場還大幅壓縮木材砍伐量,每年的正常木材砍伐量從15萬立方米調減至9.4萬立方米,將木材産業收入佔營林收入的比重從66.3%降到40%。一系列的“加減法”,讓塞罕壩在産業上完成了轉型升級。

      憑藉三代造林人的激情、堅守、奉獻和傳承,昔日荒涼的塞罕壩出現了世界最大人工林的奇跡。近年來,有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考察團到塞罕壩參觀學習,交流植樹造林的經驗。從某種意義説,塞罕壩造林的奇跡與影響,早已超出那片“美麗的高嶺”,早已傳播到世界各地。